领结很酷

懒癌晚期,乌托邦式空想者,有时候吃邪教CP。
DW粉,最喜欢的男性角色是Master,最喜欢的女性角色是Clara,最喜欢的博士是小11。

【DOCTOR WHO】一日行善

# 12th Doctor/Simm Master

# 友情向

# Hell Bent剧情。


警告:OOC到没边


Summary:在有关Clara的记忆被消除了以后,Doctor来到了一家位于美国内华达州的餐厅。在这间餐厅里,他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熟人......


【正文】


美国,内华达。


Doctor推开车门走了下来,他背上背包和一把吉他,往不远处的餐馆走去。单手拉开玻璃门,音响播放出的一首熟悉的乐曲传入他耳中:


“I can’t decide whether you should live or die,oh you prob’ly go to heaven, please don’t hang your head and cry...”


Scissor Sisters的《I CAN’T DECIDE》。这首歌使他想起了一段不太好的回忆。当他看向柜台后的身影时,这种不好的感觉加重了。


“Hello。”那人笑眯眯地向他打招呼。“好久不见,你又重生了。”


几秒的沉默后,Doctor摘下墨镜,露出一对浓密的眉毛,以及眉毛下锐利的蓝眼睛。此时这双眼睛先是警惕又迅速地扫视周围,然后重新看向那个男人。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


男人停下用白毛巾擦拭高脚杯的动作。他分开双臂,微微侧脸,一副‘这很明显’的表情。“度假。”见Doctor眉头紧蹙,他翻了个白眼,“你得知道,我的生活并不总是围绕着你转。我有自己的爱好。”他把擦干净的杯子倒立放好。


“比如当侍应生?”Doctor看着他一身白衬衫搭配黑马甲和黑裤子的制服。


“这是伪装。我喜欢伪装。”男人纠正道。


“你一向如此。”


“请找个座位坐下吧,既然来了。”男人把毛巾扔到一边,双手搭在吧台的边缘。


Doctor站在原地不动。


“请坐。”男人的语气多了几分强硬。


“无论你计划着什么,这次别把我牵扯进去。”


Doctor眉眼阴郁的模样激起了男人的好奇心。男人挑起一条眉毛,饶有兴致地打量着Doctor,然后歪头,“看来有人今天心情不好啊。”


Doctor没有说话,目光冰冷地直视他的眼睛。


过了一会儿,似乎被Doctor的固执打败,男人妥协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,“好吧,今天没有坏事发生,我保证。现在你可以坐下了吧?”


在他的目光中,Doctor慢慢迈出步伐,走到柜台前,坐了下来。他解下斜挎背包和电吉他,把它们放到临近的座位上,然后把墨镜放到收音机旁。


男人看着他,面带微笑。“你要来点茶吗?我这里有两种茶:好茶和坏茶。”


Doctor微皱眉头,困惑地问他:“有什么不同吗?”


“Well,我叫一种为好茶,”他抬起左手,接着抬起右手,“另一种为坏茶。”在十分随便地解释完后,他又说:“如果你喜欢的话,我可以两种各来一杯,然后让你猜哪杯是哪种,猜对了我把茶喝掉,猜错了你来喝掉。”


“水。谢谢。”Doctor面无表情。


“多么扫兴啊,我以为可以向你展示一下我的手艺呢。你要热水还是冰水?”


“温水。”


男人眨眼,他转身走到后面的立式冷藏柜前,拉开门,从里面取出一瓶矿泉水。接着他走向旁边的橱柜,上面放着一排倒立摆好的玻璃杯,他随意拿了一个,拧开矿泉水瓶的瓶盖,把瓶子里的水往杯子里倒。“咕噜咕噜......”


Doctor:“......”


倒满半杯后,男人拿着水杯走到水池前,把控制热水的水龙头拧到极致,把温度极高的热水被冲入杯子里。最后,他走向吧台,把水杯放到Doctor眼前。


Doctor沉默地看了一眼这杯水,又抬眼看向男人。


后者一脸无辜,“Come on,你点的,喝掉吧。”他拿起那瓶开了盖的冷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大口。“浪费是可耻的行为。”


“我想过会儿再喝。”Doctor说。


“随你喜欢。”男人耸肩。“只是要记得别浪费。”


“我不记得这个版本的你这么节约。”Doctor看着他喝水。


“在经历过极度的饥饿之后,我变得很珍惜食物。水很好,它是保证生物存活的主要源泉之一,当然,我指的是大部分生物,除了Cybermen,Daleks,Weeping Angel还有......你知道我的意思。”说完后,男人仰头一口气喝光瓶子里的水,把空瓶随意往后一抛,扔中了身后角落里的垃圾桶。


“我见过水杀人,当我有一次在火星上探索的时候。”


“是吗?听起来很有趣。结局如何?”


Doctor没有说话。他的表情又阴暗了。


“啊,我懂了。没有好结局对吗?你总是能活下来,”男人的语气轻快。他拉长腔调,用气音说:“Al——ways——”


“停下。”Doctor警告他。


“不只是你,我也是。”


“在攻击了Rassilon之后,你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Doctor沉声问。


“他们发现复活Rassilon是个不明智的决定,所以考虑给我第二次机会,也就是说我又得参与战争。重生能量被充满,不需要再通过进食来补充,我又变回正常了。唯一有点小遗憾的是我不能再用能量波攻击别人了,我还蛮喜欢那个能力的。”男人说。


“你还能听到鼓声吗?”


男人的目光深邃。“当然。它们一直都在。你知道,当你习惯被噪音陪伴,重归寂静时会让你十分不习惯,你会想念它们。你无法忍受没有它们存在的生活,因为这是有成瘾性的。所以,我把它们带回来了,就在我的脑子里。”他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,“当然,没有那么强烈,那样的话就是自寻痛苦了。只是很小很小的声音,一二三四,一二三四,一二三四......”他的指尖开始敲击起桌面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“咚咚咚咚,咚咚咚咚......”


Doctor看向对方摆动的手指,心情复杂。“你又是怎么离开Gallifrey的?我把它封印在另一个宇宙里了。”


“Well,这得感谢你了。”男人笑着露出一口白牙。


“什么?”


“记得在学院时期你和我说过你曾困在修道院里吗?你告诉我里面有一条密道直通老车间。我在听说the Moment被你盗走之后,我明白我必须加快速度了。我进入了修道院,那些时间领主畏于游魂不敢进来,别的生物也会被电脑解决掉,所以我在里面是相当的安全,只要我没有走出去。我花费了一段时间找到了你口中的那个矩阵,又花了一些时间破解上面的密码,终于打开了密道,发现了好几部Tardis。那个时候正好是你和其他的你利用Tardis移动Gallifrey之时,我抓紧这次机会,开了一部Tardis逃了出去。因为你,时间锁不再是障碍了。”


“这就是为什么Tardis少了一部。”Doctor喃喃道。


“哦!”男人惊讶地看着他,“所以你找到Gallifrey了。”


“是的,然后我又当一次总统。”


“那么恭喜你。我猜你又跑了?不然你不会在这里。”


“是的。”


“果然。你总是如此,run——away——”


“我得救Clara。”Doctor低声说。


男人的脸皱了起来,浮现出嫌恶的表情,“谁是Clara?你的又一个宠物?”


Doctor投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。“她是我的朋友。”


后者轻哼,“呵,你可以那么说。和你旅行的每一个人类都是你的‘朋友’。你真的很喜欢和地球姑娘玩,是吧?和她们谈恋爱,牵手,拥抱,亲吻......”


“你亲吻过Lucy。”


“是啊,然后她背叛我。接着她死了。我还是不懂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人类,他们肮脏、愚昧、丑陋、令人恶心——”“Master,闭嘴。”“——短命。”


Doctor沉默了。


“现在,看看是谁闭嘴了。Touché。”Master露出顽劣的笑容。


Doctor无视了他充满讽刺性的话语。“我不记得她了。”


“谁?”


“Clara。”


Master用夸张的语气表达出自己的怜悯和幸灾乐祸:“哦,可怜的女孩,她必定伤心极了。我猜她对你来说一定很特殊。”


Doctor皱眉。“你为什么那么说?”


“哈!”Master一副‘天呐你当我蠢吗’的表情,“你为了救她离开了自己多年思念的家乡。”


Doctor没有反驳他的话。


“说吧。”


“说什么?”


“她的故事。这个叫Clara的人我很感兴趣,她成功地把你搞得一团糟。”


“她没有。”


“那就是她成功地让你把你自己搞得一团糟。瞧瞧你现在的样子,啧啧啧。”


“那不是她的错。”


“那么就是你的错了?”


“不。”Doctor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“这不是任何人的错。”Master为他意有所指的目光而挑起眉毛。Doctor移开视线,望向自己的手指。他深吸一口气,开始慢慢讲述他和她的故事——


“从一开始,她就不可思议。在我面前死去了两次的女人......”


Doctor垂下眼帘,阳光自外面照射进来打在他身上,半张脸隐入有些刺眼的日光中。漂浮在空气中的尘埃清晰可见,无声飘落。


瘦削的脸孔,柔软的灰发,眼睫毛在日光中落下阴影,高挺的鼻梁......


聆听他苍老又低沉的声音。Master审视着眼前这张沉静中带了几分恍惚的面容。


——Now he’s very broken, isn’t he?


“然后渡鸦杀死了她,我被传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。那是一座城堡,里面时间循环,我困住了那里......”


面临内心最为恐惧的生物。


心怀对一个人的思念与愧疚。


被迫剖开内心深处、展露出来的忏悔。


遭受时间循环在肉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。


死了一次,一次,一次,一次,又一次......


刻意的笑容在Master的脸上缓缓消失。“你困在里面多久了?”


“我不清楚。不过他们说,有四十五亿年。”Doctor回答。


......四十五亿年?


Master的大脑有那么一瞬间完全空白,失去了言语能力。


“为什么那么久?”


“那儿有一面用Azbantium制成的墙——”“不。”Master打断他,“你知道这不是我想知道的答案。”


“......我必须找个方法救Clara。”


——Clara。又是Clara。Clara,Clara,Clara。


——如果她叫你下地狱你是不是也会去?


——你当然会。


“你知道这很可悲,对吗?而且荒唐、愚蠢、感情用事!You fool!”


“我有照顾好她的责任。”


“是啊,你对谁都有责任!你明明只需要说出来,他们就把你放了,到时候你照样可以救这个女孩,何必死守着秘密待在那里砸墙!”


“我不能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因为我就是Hybrid。如果我说出真相,我就不可能被放出来,更不可能出现在你面前了。”


“为什么总是和你有关?”


“我怎么知道?”Doctor喝光了杯子里的水。“能给我来杯柠檬汁吗?”


Master翻白眼。他用力取走桌子上的杯子,提起一壶柠檬汁倒了一些进去,然后把杯子重重地放到吧台上。“啪!”


“喝吧。”他面无表情地说。“然后告诉我,接下来发生了什么。”


Doctor依言照做。


冻结了那个女孩的时间,进入修道院偷Tardis,跑去时间尽头却不起作用,遇到Ashildr......


“我蛮喜欢这个姑娘的。”Master意味深长地说。


Doctor看了他一眼。“我曾喜欢过她。”


“嗯哼,在她让你失去了你·珍·贵·的Clara后,你当然不会再喜欢她。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原因。”


“她有一个关于Hybrid的推测。”


“什么推测?”


“她认为Hybrid是两个人。一个时间领主和一个与他相似的人类的组合,互相把对方推向极端的同伴。”


Master了然。“你和Clara。”


“没错。”


“有意思。她很聪明。”


“她还说你是个不错的媒人。”


“哦?生平难得收到别人的称赞,我还是多谢她了。真遗憾我们没有相遇。不过等一下,媒人?”


Doctor平静地看着他。“你是我和Clara相遇的理由。”


Master一愣,“所以我才是这一切的源头?”他满意地勾起唇角,“嗯,这确实是我的风格。不过你不会认为这全是我的错吧?是我给了你前进的动力还有活下去的机会。”


“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不是任何人的错。”Doctor的语气淡淡,“可我确实有过失。我走得太远,打破了我的所有原则。我意识到了,然后我想去弥补。”


“神经阻断器。”Master早在听到Doctor要求给他一个人类兼容的神经阻断器后,就明白了他的打算。“我知道你会用它去把那个女孩的记忆抹掉,但为什么最后是你被抹去了记忆?”


“她用了我的音速墨镜调转了磁极。”


“啊,这倒是个惊喜。”


“我不认为她真的成功调转了磁极,于是我们两人各拿着神经阻断器的一边,同时按下按钮。”Doctor低声说,“我们等了一会儿,然后我倒了下去。”


“Woo——hoo——,中招啦。”Master用毫无感情的语调欢呼着。“幸运之神没有站在你这边。看来最近是你的霉运日。”


Doctor翻白眼。“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沙漠中,有个男人留在那儿说Clara让他照顾我,他开车载了我一程,然后我遇到了你。”


“多么美丽的悲剧。我几乎被感动了。”Master叹息,他假惺惺地擦掉眼角不存在的泪水。“作为交换,你不用付这杯柠檬水的钱了。”


Doctor:“......我以为你请客。”


Master:“是吗?那么你是在犯蠢。你以为我给别人东西,然后什么回报都不要?你确定我是那种人?”


“......”


“哈哈,我只是开个玩笑。我当然不是那种人,但我也不会吝啬一杯柠檬水。我这人很慷慨的。”


“......”


Master摊手:“这不好笑吗?”


“完全不。”


“那你还是笑一笑吧,我想看看你笑的时候眉毛会不会掉出来。”说着Master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画面,自己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
“我的眉毛没有问题。”Doctor怒瞪着他,像一只炸毛的猫头鹰。这让Master笑得更欢了——


“真的吗?因为在我看来它们是想要闹独立,几乎可以用来开酒瓶盖了。”


Doctor:“......”


笑够了,Master重新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。“除了名字和一起旅行,你还记得有关Clara的其他事吗?”


“不。”Doctor摇头。他挂着茫然又恍惚的表情,缓缓地说——


“我记得潜艇上的冰武士还有东方列车上的木乃伊。”


“我记得在修道院中我们曾坐在一起,她对我说了些很重要的话,可我却一点也想不起来。”


“我也不记得她长什么样。”


“也不记得她说话时的声音。”


“也不记得她的笑容。”


末了,Doctor耸了耸肩,“那里什么都没有。都是空白。”


“Oh, poor you。”Master扁嘴歪头,向他投出怜悯的眼神。“你还在找她吗?”


尽管姿态搞怪,但他的语气却带上了一点真诚。Doctor不自在地移开目光,看向角落:“我试着找。”


“需要我帮忙吗?这样会更有效率。虽然我完全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。”


“谢谢。我可以自己来。”Doctor说。


“你确定?她可以是任何人。而且据你所说,她还有千万个碎片。”


“如果我再遇到她,我绝对会认出来。”Doctor十分肯定。


“好吧,若你坚持如此。”Master话题一转,“你还记得你把Tardis停泊在哪里,对吧?”


“是的。”Doctor疑惑又警惕地回答道。


“那么把坐标告诉我吧,我送你到那里。”Master直起身,他打了一个响指,一直开着的餐厅大门自动“啪”地关上。无视Doctor惊讶的表情,他往厨房的后门走去,握住门把手拉开门,门后出现了雪白的操纵台。


“这是一部Tardis!”


Master回头,“是啊。你今天可真迟钝。”他往操纵台的方向侧了一下头,“来吧,还傻站着干什么?”


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
“因为你让我知道了你的一件惨事,而这件惨事愉悦到我了,我还真有点同情你。并且,我保证过今天不会有坏事发生。你找不到Tardis可以算作是一件坏事。”


Doctor愣愣地看着他。


“快点,别浪费时间了。只是今天而已。下次我可不会对你这么好了。”Master已经有点不耐烦了。


Doctor抓起墨镜放在口袋里,拿起座位上放着的背部和红色电吉他,走了过去,进入操纵台。


Master在他身后把门关上。“所以你现在玩吉他了?”他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起对方。


“我有时候玩。”Doctor淡淡地说。


“坐标是什么?”


Doctor吐出了一串数字。Master点头,他往电脑里输入了信息,然后拉下手杆。操纵台中间的管子开始上下移动起来。


“演奏一曲吧。”Master突然说。


Doctor把倾斜的电吉他横在身前摆好,修长的手指开始拨动起琴弦。低沉的、具有穿透力的琴声自他的指尖跃出,回荡在整个操纵室。


试了音色之后,他思考了一下,断断续续的琴声开始流畅起来。


“噔,噔噔噔,噔噔噔噔噔——噔,噔噔噔......”


曲风轻快,却有种淡淡的悲伤。


琴声盖过了Master脑子里的鼓声。他侧头仔细倾听着,欣赏对方奏出的乐曲。


“没听过这首曲子。是你自创出来的吗?”他好奇地问。


“Yes。”


“给它取名字了吗?”


“我想它是叫......”Doctor闭眼斟酌了几秒,“Clara。”


这首歌的名字让Master觉得是意料之外,又是情理之中。他双手搭在操纵台上,转头看向Doctor。对方正低头认真地弹奏着,身影高高瘦瘦,静静地伫立。


看着看着,Master的神情渐渐柔和了。


“看来有人的故事变成了歌谣。”


Doctor抬眼,“听起来挺不错的。”


“不错的名字,不错的曲子。”Master把手杆往上一提,然后轻微的“叮”的一声响起。“我们到了。欢迎来到伦敦。”


“今天多谢你。”


Master回以又甜又诡异的一笑,“不客气,下次见面我会继续找你麻烦,也许会送你一份大礼。”


Doctor一怔,没有说什么。这份大礼是什么,两人心知肚明。他把东西背好,往门口走去。身后传来Master的喊声——


“记得随手关门!”



THE END
评论 ( 10 )
热度 ( 32 )

© 领结很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