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结很酷

懒癌晚期,乌托邦式空想者,有时候吃邪教CP。
DW粉,最喜欢的男性角色是Master,最喜欢的女性角色是Clara,最喜欢的博士是小11。

【神秘博士|11C】One Last Dream

只是一个脑洞。

讲的是不同时间段的人们受到了抱脸虫和睡眠粉的同时攻击,做了一个普通人生活的梦。

——If I’m the Mad Hatter.如果我是疯帽子。

——Would you like to be my Alice?你愿意做我的爱丽丝吗?

配乐:Melanie Martinez的《Dollhouse》


背景:现代,豪门Smith家。

老爷子12叔叫Peter·Smith,妻子是Missy(原是Yana的妻子,后来嫌贫爱富嫁给了Peter,儿子为了这点来复仇)

大儿子9叔叫Christopher·Smith,妻子是River·Song,原来是一名珠宝大盗,后来教出了徒弟Clara·Oswald。

二儿子小10叫David·Smith,一名警察。和Harold·Saxon同窗,后者后来和Lucy结了婚,生了一个女儿叫Robella,昵称为Roby。

David和妻子Rose·Taylor共同有了一个女儿Jenny·Smith。

小儿子小11叫Matt·Smith,一个开餐馆的、总是捣鼓各种发明、有童心、玩物丧志的家伙,和青梅Amelia·Pond两小无猜。后来出了事后,Amelia最终嫁给了Rory·Williams,Matt化名为Mr.Clever要向Harold复仇。他喜欢上活泼可爱的Clara·Oswald。

 

18岁的Matt在游乐园向16岁的Amy下跪,当众求婚。

Harold与David拉近关系,时不时地向他透露一些小道消息。

Harold陷害Matt的餐馆的饭菜有问题,并利用未婚妻Lucy的家世和财力暗自施压让Smith家陨落,念在和David的交情,Harold保住了David的工作和妻女,并假装无辜做出一副他与豪门Smith家的陨落没有任何关系的样子。Peter、Missy、Christopher被他囚禁在地下室中,River·Song逃走,几年后教出一个好徒弟——Clara·Oswald。

Matt因被陷害在顾客的菜里有问题的原因而被投入监狱,被监禁两年,刚入狱没多久,他因为被家里人保护得很好、性格单纯,不懂得看人脸色、讨好别人、站好帮派,再加上少爷身份,吸引了一些不良分子或黑帮的人找上他,对他拳打脚踢,并用烟蒂烧伤的他的左脸,使他的脸上留下伤痕。David知道后,上诉给那几个犯人加刑。监狱长给他配了一个好一点的牢房,有了好狱友,没有再出现受伤这种事。

在Matt服刑期间,David有来探望过他,为了不让他在监狱里为家族担忧,他向Matt隐瞒了Smith家已经破产了这件事。

Harold在公司(前Smith集团)高层上吃牛排,让两个黑衣手下架着被痛打一番的Christopher带到他的面前。Harold威胁Christopher最好River能藏好一辈子不让他找到,不然他一旦找出,下场不会是Christopher想看到的。

Matt因服刑期间表现良好,获准减刑,提前几个月释放,原本想拿家里的钱去植皮整容,出来后发现却原来的家不见了,被Harold告知一年前他家破产,家人抛弃他走了,David免职,也走了。David因不想让Matt担心,所以隐瞒了他破产的事,David不知道Matt被提前释放了,以为他还得坐几年的牢。再加上Smith家破产后,父母、大哥大嫂离奇失踪,他和妻子Rose忙于寻找他的家人,让邻居照顾女儿,都没有休息时间,整天愁眉苦脸的,很少去看Matt,在Matt提前出狱的时间,他收到假消息说有人看到他的家人,所以错过了Matt。

Matt被告知家人走了、家族破产后,很有自尊心的他不想麻烦Harold让对方收留自己,认为自己一个大男人肯定能找到工作养活自己,Harold假意劝他,看到他去意已决,就没有挽留,给了他一笔钱。

Matt被抢劫了,抢劫的事其实是Harold让人干的,故意逗他玩。在Harold的暗中干扰下,Matt找工作也是四处碰壁,以为是自己的容貌问题让那些公司不要他。最后他硬着头皮找Harold求助,让他给他一份工作,不需要多高,只要能温饱就好,结果Harold告诉他一切都是自己干的,他的家人也真的失踪不见了,Matt在不敢置信、受伤和憎恨中被Harold叫来的保镖扔了出去。

Matt并不完全相信Harold的话,他去警局找David,结果找不到人,被David的一个同事告知他出国了,Matt以为他二哥真的被免职了,事实上这是一个误会,他的同事没有告诉他是因为外勤。

于是到最后一个便士都没有的他在街边流浪了整整16年,吃不饱饭、和其他流浪汉一起在天桥下扎堆睡觉,最后在一家美式餐馆中偶然遇到了打工妹子Clara。

当时他34岁,正在准备从后门进入偷窃食物,被Clara发现,25岁的Clara原本想把他撵出去的,却被脑子里的自己阻止了。

她的脑子里住着一个未来的Clara的背影,经常在她的‘思想宫殿’的黑板上写字,每一次都抓住重点,算得上是智囊的存在。

 

【帮他。】

“为什么要帮他?”

【因为他很重要,他是你最重要的人,不要丢掉他。】

 

然后她遵从了,给他做了几道菜,奈何对方吃了一口就吐了出来,换了好几道菜都不满意,说不是盐放多了就是炸得不均匀,Clara很生气。

 

“你原本不是想帮我的,是什么改变了你的主意?”Matt问。

“也许我只是突然很欣赏你的这身……恩……破烂衣服……”(然后克拉拉脑子里觉得自己的理由真烂)

这时候略尴尬的Clara问脑子里的自己帮她找个更好的回答。

然后脑子里的自己嗒嗒嗒写了一个字:

——Pond。

 

一阵沉默后,Matt亲自出马做出一道菜让Clara品尝,她尝了一口,居然非常好吃。于是在Matt一连几天的的悉心教导下,Clara的厨艺越来越好,美食餐馆的生意也逐渐好了很多,老板夸赞Clara水平有在增长。有一天Clara把做好的蛋奶酥准备让Matt试吃,哪知对方竟不告而别。

Matt是被一个很有野心又有钱的高级官员John Lumic给带走了。John给他食物、衣服、住处和地位,作为回报,Matt需要用自己的才气给他打造出一支杀伤力强的军队———Cyberman。Matt成功制造了出来,并化名为Mr.Clever,为了试验效果如何,他们开办展览会,把它们伪装成家务型的智能机器人,当作货品卖走了,然后那群Cyberman在顾客的家里帮John Lumic收集信息,充当他的耳目。

但是不久后得发生案件,有人报警称Cyberman自己杀人了,还状告John的公司卖给他杀人机器人。

为John·Lumic工作的Mr.Clever知道其中查这个案子的人有他的二哥,欣喜他二哥还在的同时又不想和对方见面,他不希望David得知真相后伤心难过,想自己默默地找Harold的犯罪证据,于是故意避而不见。

事实上是报警的那人自己杀人,栽赃在赛博人身上,还反诬陷(其实是真的)John卖的是杀人机器。身为刑警的David想找创造Cyberman的那个人,哪知被John·Lumic告知对方现在正在澳大利亚,短期时间是赶不回来的,于是David只能一边跟那个人打电话,自己一边看着图纸,无意中发现Cyberman的腰侧有个奇怪的设置,然后电话接通了,经过一番询问(Mr.Clever用了变声器),知道那是个USB接口,是用来充电的。David灵光一闪,用USB绳把Cyberman的充电位置和电脑终端相连,然后显示出有内部储存。打开文件夹,跳出了一大堆写满了日期的录像视频,原来Cyberman的内部程序是被设为自动记录一切它所看见的东西,David他们通过视频发现真相是那人自导自演,Cyberman完全无辜。John和公司洗刷了冤屈(其实真的不冤),David等警察将那人移交法院审判,事后David觉得哪里怪怪的,但是一想此案没有别的一点,Cyberman只是个机器人,还没有那么智能,就过去了。最终查出真相破了案,登了报纸,人人都知道Cyberman有录像功能,简直是人型USB,于是各种家庭聚会录像、生日Party录像等,Cyberman除了当做家务的佣人外,还成为了家庭录像机。

 

Cyberman们有自己的秘密互联网、数据云,它们之间可以在网上分享视频、聊天、共享信息等,系统监控买主的一切,它具有极高的智能性,能够隐藏别人查看它内部储存的那些信息,有选择性地放给别人看,认为有价值的信息,它们会自动传给John。这是除了John和Mr.Clever外别人都不知道的事。

 

平时Cyberman做完家务还要兼职做家庭录像师,觉得太辛苦了,然后在网络上抱怨那个给David看录像的Cyberman,专门在Cyberman网络上批评它,甚至给它安上Cyberman里的罪人这种大帽子,也有小部分的Cyberman同情它,帮它说话,然后Cyberman论坛开始撕逼起来。Cyberman管它们的造物主Mr.Clever叫Daddy,并非常崇拜、仰慕他,平常在论坛上都在八卦Daddy喜欢谁、Daddy在干吗、 它们最近看到的家长里短、人类最近又做了哪些丢脸的奇葩事等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剧场:

 

头戴黑色圆顶礼帽、左半边脸戴着赛博虫面具的Mr.Clever出现在赛博人网络的大屏幕(视频交流?)中,他很孩子气地手舞足蹈,脸上挂着一抹灿烂的笑容:“Hello,boys,Daddy loves you!”

一群Cyberman炸了,全在刷弹幕:

 

“Daddy今天好帅啊!”

 

“Daddy今天又帅了十分!””

......

 

Mr.Clever:“是吗?我也这么觉得,你们的嘴真甜!今天Daddy想跟你们未来的Mummy见面,你们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才能吸引到Mummy的注意力呢?”

 

然后又是七嘴八舌的弹幕:“只要你出马什么样的Mummy都会爱上你的 !听说人类的妹子很爱花,你买点花吧!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Mr.Clever给John·Lumic打工,不确定老板会不会把自己给干掉,于是暗地给自己留了后路。John·Lumic以为自己掌控了全部的Cyberman人,想杀死Mr.Clever,结果Cyberman们全都倒戈了。

吞噬掉John·Lumic剩下的财产和势力,Mr.Clever又研制出了新的军队——Daleks。Daleks也有专属于自己的网络,它们经常聊天,把Mr.Clever成为Papa,但是与Cyberman之间由于网络不同只能面对面聊,两种军队之间经常撕逼,像是争宠的孩子,甚至为了得到父亲更多的喜爱,它们还总是在未来的母亲——Clara·Oswald面前卖萌讨好。

两年后,已经36岁的Mr.Clever参加了一个宴会,见证了昔日恋人Amy与一个叫Rory·Williams的男人的婚礼,尽管外表光鲜,Mr.Clever看着他们结婚,自己挺自卑的,因为他左半边脸毁容了,认为这样残缺的自己配不上她。虽然为女朋友Amy最后嫁给了别人而难过,但也没有任何怨愤,衷心希望她能够幸福快乐。于是在婚礼上,他只露出一个侧脸,然后留下了一本蓝色日记本充当结婚礼物就走了,已经等了Matt18年、34岁的Amy双手紧紧抓住那个日记本,封面上那个熟悉的字迹唤起了她和Matt以前的事,一滴眼泪流下来落在笔记本上。然后在所有人惊诧怪异的目光中发表了说辞,呼喊Mr.Clever快点出来,Mr.Clever无奈,不再在屋外偷偷观察着Amy他们,重新进入屋子,走到了她面前。

他们互相凝视对方,不禁抬起右臂覆上对方的脸庞轻轻摩挲,Amy眼中含泪地微笑着,问他的脸怎么了,Mr.Clever无奈地回答说来话长。然后谈了一会儿,宴会继续,他在众人狂欢中跳起了长颈鹿舞,让所有人忽视他脸上狰狞的伤疤而带来的恐惧,逐渐靠近他,与他友好相处做朋友。

在宴会还没完全结束前,Mr.Clever离开了,他满怀释然的情绪准备上车,却看到了大嫂River·Song正安静地站立在花园里,微笑看着他。Mr.Clever呆住了,欣喜与酸涩两种情绪在心底不断放大,眼睛有些湿润,有些结结巴巴地问候。

“这么多年不见,你还是像个孩子。”River低沉悦耳的声音透出浓浓的笑意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Mr.Clever有些好奇。

River轻抬下巴,眼睛看向那个屋子,“她结婚了,我想你肯定会出现的。”

......

跳过一大堆剧情后

 

Mr.Clever有一天发明出了Daleks。

Daleks和Cybermen经常撕逼,为了争宠。

 

某一天夜晚。

看电视的克拉拉听到有人在敲窗户,打开一看,Mr.Clever坐在一只Dalek上面,翘着二郎腿,右手握着一把撑开的雨伞搭在肩膀上,月光下,他的侧脸上的赛博虫闪烁着淡蓝色的光。

“Hello,Young Lady。”他翘起嘴角,朝她伸出左手,掌心向上,“你愿意跟我在天空遨游吗?”

Daleks又在自己的网络上刷屏:

#哎呀妈呀今天Papa好帅!在勾搭Mama,Mama好像心动了!#

Dalek们:什么什么?求发视频现场直播!我要看Papa的英姿!

Mr.Clever忽然嘴角抽了一下,“Dalek Kaan,别闹!”

看到Clara茫然的脸,一种无力感从Mr.Clever的心中涌上来。

然后Clara歪头,突然说:“你是幻听了吗?我也有时候也幻听。”

 

Clara精神有问题(真的吗?)

 

她有时候换衣服照镜子的时,看到自己的后脖子出现了三个0。

一晃眼,那里什么都没有,好像是错觉。

她还经常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,让她醒来。

有时候还听到一阵滋——的声音,她在短时间内什么声音都听不见,好像耳鸣了。

有时候听到粉笔接触黑板时发出的嗒嗒声。

她有一种类似于记忆宫殿的能力。

大脑深处,有一个自己的背影,在黑板上写字。

她和那个自己说话,对方在黑板上回答。

但是从来不转身。

而且对方的头发比她的短一些,发尾染成了黄色。

那个自己穿着淡蓝色服务员的制服。

做梦时梦到自己正在坠落,周围是火海。

她与未来的自己面对面交流,但是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只记得对方那双咖啡色的大眼睛,有橙红色的火焰在她的眼中静静燃烧。

 

Mr.Clever准备向Harold复仇。

他刻意制造机会与Harold的女儿Roby偶遇,让自己的自卑却温柔的绅士形象种植在Roby心里,Roby喜欢上了他,并在某一天带他到父亲的大厦里。

但是Mr.Clever早已经计划好了一切,让一堆赛博人充当军队,悄悄潜入了大厦。Mr.Clever把Harold·Saxon踩在脚下。他踩着Harold的背,用雨伞的顶端轻蔑地点了点对方的脸。

“记得我说过什么吗?你对我做的事我都会一一还给你。”

他开始用鞋底狠狠地碾对方的脸。

“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像杀我的家人那样杀掉我。”

Harold说他并没有杀死Peter他们,但是Mr.Clever就是不信。

Harold还把Peter叔他们在美国生活的照片晒给Mr.Clever看。

【Peter老爷子放下身份去做渔夫,和Donna的爷爷Wilfred成为了好朋友。Christopher修摩托车兼洗车。】

“哦,你没杀他们......但是想让我原谅你也有点迟了,dearie,你把我这几年的流浪和痛苦都当成了什么!嗯?让我像屁一样把他们都放了,当做没发生过吗?你以为可以一笔勾销吗?我每天每时每刻都记着你给我的屈辱。”Mr.Clever头颅高昂,傲慢地说。

Roby想偷偷放了自己的父亲,Mr.Clever早就预料到会这样,在层层包围下,他右手用伞撑地,整个人的重量倚在伞上(那姿势就像《神探夏洛克》中约翰第一次见麦考夫时麦考夫的姿势),他抬起左手,对Roby招了招示意她过来,看上去并没有生气。

Roby强做镇定,全身轻微地颤抖地走了过去。

Mr.Clever眼皮微阖,目光在她的脸上流连,左手轻轻覆上了她的脸庞,温柔地抚摸着。然后他声音低沉,称得上温柔的向Roby说了他对她的看法。

“但是有时候你真的很天真,dearie。”他无辜地歪歪头,朝她的腹部开了一枪。“I’m sorry.”

“Always the women。”他近乎叹息地说。“Sentiment。”

Mr.Clever让人把她的“尸体”搬走扔到河里,事实上他开的只是麻醉枪,她没有死,也没有被扔到河里去。他只是骗了Harold,他把她杀死了,把当初对自己的谎言以另一种方式回报了给对方。

之后一群警察声东击西把Harold给救走了。

Harold还拼命地对他们叫要带走女儿的尸体。

Mr.Clever耸肩,可爱地嘟嘟嘴,撑着伞跳楼飞走了。

他们当然可以朝他开枪,可他的身上有遥控炸弹启动装置。他们要是敢冲他开枪,别的地方就会出现爆炸和伤亡。

然而......That’s a lie。

就像当初小十一用一块饼干欺骗了Daleks,Mr.Clever用打火机欺骗了众人。

Harold恨他入骨,抬枪就射,但是被一名警察给弄得打偏了方向。

Mr.Clever叹气地按下了打火机。众警察一脸完蛋了的表情。

但是等了好一会儿,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Harold射出的那颗打偏的子弹擦过了Mr.Clever的腿,他流血了。

他撑着伞悠悠地乘风飘走,飞过湖面,飞过伦敦之眼,夜晚的风很凉,路灯亮起了温暖的光。

最终降落地点是Clara家的屋顶。

他敲了敲隔壁的窗户,Clara打开窗看到了他。

她帮忙把他拉了进来,结果他一瘸一瘸的,腿上还流血,Clara一脸OMG地拿了急救箱来给他包扎伤口。

她小心翼翼地剪开他的裤子,消毒、包扎。

Mr.Clever疼得倒吸一口冷气,Clara一边说抱歉一边力度变小地给他沾药水。

给他绑上绷带的时候,他没有开口说话。

Clara疑惑地抬头。

对方正安静地凝视着她,深深地,眼神柔和,嘴角翘起。

这种称得上深情的目光看得她有些不自在,脸红了。

“干吗这么看着我?”她眼神到处乱瞟,不敢与他对视。

对方没有立马回答,而是认认真真地从上往下看了一遍后,再把目光放在她的脸上,“You are beautiful,Clara。”声音很温暖。

Pretty, clever and funny。

Clara问他要吃什么,他说想吃蛋奶起司和炸鱼条。

说起这种搭配,Clara想起了过去她曾经也遇到过一个流浪汉喜欢吃这个。

然后回想那个人的脸,渐渐地与Mr.Clever重合了起来。

 

剧情再跳回青梅竹马的时期。

Matt和Amy是两小无猜,关系亲密。

Amy最喜欢的童话故事是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,于是长大后的Matt(在一切悲剧发生前)为Amy建造了一个童话式的游乐园。

夜晚,他单膝跪地,虔诚地亲吻Amy的手背,“如果我是疯帽子,你愿意做我的爱丽丝吗?”【故事开头】

他还在众目睽睽下向Amy求婚,Amy答应了,但是到了Harold把Smith家搞得支离破碎之后,Harold骗Amy说Matt挂掉了,Amy不相信,等了十八年后终于放弃了,她嫁给了那么多年一直陪在她身边对她好的Rory。

 

回到原来的剧情进度。

Mr.Clever飘到了Clara家的屋顶,并且Clara治好了他的腿以后,他知道警察们肯定会追踪到Clara家,于是他说服了Clara跟他走,打电话叫了一辆私家车,他们坐着车去了他的住处。【他的住处可参考妮妮的斯塔克大厦,不过保镖是一群赛博人,打雷克是交通飞行工具】

Clara从新闻中知道Mr.Clever是犯罪分子,她就想要离开那儿。

Mr.Clever说就算你离开这里也没用,警察还会把你当成我的同伙。

但是Clara极力想离开,Mr.Clever无奈,只好依从,让她明天就离开。

但是在她离开的前一晚,他带着她去了一个旧游乐园。

他打了一个响指,游乐园的灯都亮了起来,他伸出右手握住Clara的左手,单膝跪地(咳咳,他的腿还是有伤,Clara要阻止但是他不听),亲吻Clara的手背,说:

“If I'm the Mad Hatter.Would you like to be my Alice?”

左半边脸上的赛博虫面具在夜晚闪烁着浅蓝色的光。

 

然后他们玩各种娱乐设施。

 

Clara拿着枪打气球。

 

他们一起吃冰淇淋,一起拍照,一起跳舞。

 

在摩天轮升到最顶端,圆圆的月亮高高挂在夜幕,他们闭上眼亲吻。【此处可放BGM:《A Thousand Years】

 

然后明天,Clara离开了。

 

临走前不想要赛博人跟着,于是Mr.Clever就只要了司机,他们坐着车,停在了桥边,相互拥抱,Mr.Clever赠送给她一本书,名叫《100我值得去的地方》,书签是一篇干枯的红叶子。

 

Clara抱着书,慢慢地离开,Mr.Clever目送着她。

 

Clara走了几步,忽然停了下来,她犹豫了一会儿,最终下了决定,转过身,想说她决定不离开了,忽然看到Mr.Clever的背后有一辆黑色的汽车飞快地冲了过来,驾驶人是Lucy·Saxon。

 

Mr.Clever的腿脚不便,没法快速地移动,Clara一把推开了他。

 

“砰!”她和车一起坠落到了海中。

 

“No——!!!!!”Mr.Clever跪在地上,绝望地看着她坠入海中的背影。【这个时候你可以想起圣诞特辑《雪人》,Clara从云端之上被冰人从高处拉拽下去的那个画面】

 

然后下一秒,Clara和Lucy猛然睁开眼,从地上醒来。

 

她们两个在彻底整理好自己的记忆,清醒过来后,叫醒了其他人。

 

 

事实上,在梦里大家都差不多实现了一部分的愿望。

比如10与Rose结婚,Amy和11曾经相爱,Master给他们制造大混乱等。

还有Clara,与赛博版十一(尽管理智地认为博士不会说出夸奖她漂亮、喜欢她的话,但实际上她还是心动了)谈恋爱。

这个梦境里的一些人的存在是按照大家的记忆而构造出来的,包括9叔和Rose、Yana,这是小十想象的,Missy、12叔是Clara见过的,Amy与Rory还有River,小十一对他们依旧怀念。

Roby的话,就当做Lucy的愿望就是和Master生个孩子,一家三口过得幸福。

其中有个隐藏的点是,Clara认为12和Missy是一对儿,于是他们就成了CP。

 

这个Clara是后来冻结了时间,与12叔告别的Clara,因为偶然闯进了Master当首相的不存在的那一年,而小十一则是经历着跳进自己的时间线。他找错了Clara。

 

由于Clara是第九季,冻结了时间,只剩下最后一次心跳的Clara·Oswald,当很久没有见面11出现在她面前,她能做到的就是微笑。

 

她很想很想这个喜欢领结笑容灿烂的大男孩一样的博士一个拥抱,就像以前那样。

 

I’d seen him before, lots of time.

But he just looked so beautiful standing there.

I wanted everything to stop.

I wanted nothing to change ever again.

If he could just keep standing there, so beautiful......

 

当所有人醒来之后,小十一知道面前站着的是未来的Clara,而且他发现,这个Clara并没有脉搏。

 

她怎么了?未来的他为什么会失责了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

他向Clara逼问,她却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

这时候Master知道冻结时间是只有时间领主才能做到的事情,于是狂喜,因为这证明Gallifrey还存在。

 

Clara扯扯嘴角,笑容无奈中透出一点伤感,带着Master和两个Doctor登上了自己的Tardis,去了Gallifrey。

 

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Gallifrey星上的修女问她。

 

Clara看了一眼疑惑皱眉,并且感到不安而有些焦躁的小十一,转头回答修女,“Yeah。”似乎在叹息,声音低沉。

 

然后她突然转头对Master说:“照顾好Doctor。”

 

Master皱眉,一脸高傲,眼神不屑,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?”

 

“因为你欠我这个,在未来。”她说。

 

之后当着所有人的面,她回到当初被乌鸦追逐的时候。张开双臂,勇敢地面对冲向她的乌鸦。她紧紧闭着眼睛,撕裂灵魂般的痛苦惨叫声从她的喉咙中发出,嘴里分出黑色的雾气,然后倒地不动了。

 

——呼。

 

地上的枯叶被风吹开。

 

THE END
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2 )

© 领结很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