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结很酷

懒癌晚期,乌托邦式空想者,有时候吃邪教CP。
DW粉,最喜欢的男性角色是Master,最喜欢的女性角色是Clara,最喜欢的博士是小11。

【神秘博士】Premonition(预感)

这是一个矫情的脑洞,男主是OOC的歇洛克·福尔摩斯。

配乐:陈奕迅《1874》

题记:

People talk about premonition as if it's something strange.

人们谈起预感仿佛这是个怪事。

It's not.

其实并不。

It's just remembering in the wrong direction.

只不过是反向记忆罢了。

——Doctor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女主角是大学生,刚刚毕业,出来旅游,她在Facebook上与英国好友Oswin达成了共识,出国去她家玩一会儿,顺便看看英国的风景。


好友Oswin的真名是Clara·Oswald,聪明、漂亮、娇小,她们相处得很好,Clara带她去电影院看两天前才上映的电影:《大侦探福尔摩斯》。里面演福尔摩斯的是小罗伯特唐尼。


女主被荧幕上的福尔摩斯引起了奇怪的兴趣,并不是演员长得好看的原因,她是对Sherlock·Holmes这个人感兴趣。这个虚构人物给了她一种预感。


12叔说过,有时候预感不是预感,预感是记忆的反向,有关未来已经发生的事倒回在你的脑子里


她开始搜集歇洛克·福尔摩斯的有关信息:去221B的福尔摩斯纪念馆,看有关他的电影电视剧,上网搜集信息。


她还开始梦见他。


19世纪,大雪纷飞,点燃了火焰的壁炉,在小提琴上轻弹琴弦的修长手指。


醒来后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,回想他的模样并把他画出来,铅笔画、水彩画、油画,各种角度、各种姿势的他。


有时候她会盯着这些画独自发呆,连Clara叫她都没听见。


之后发生了外星人事件。


一种类似异形的抱脸怪,受到攻击的人会陷入睡眠,在睡眠期间被吸食脑髓,直到死去。


不同时期的人受到了抱脸怪的攻击,他们在睡梦中聚集在一起,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处境。


女主在梦里和19世纪的福尔摩斯相遇了,对方出奇的对她很好,态度区别于其他人。


Clara也遭受了攻击,她和女主一起出现在梦里,Doctor也在宇宙中的某个地方受到了这种生物的攻击。


Balabalabala,总之有Doctor在,事件被解决了。他总是能成功拯救世界。


女主在这次事件里认识了Doctor,也才知道原来Clara是Doctor的女伴。


她祈求他们带上她一起旅行。


依着女主的要求,他们去了19世纪。


在那里,女主正式和歇洛克·福尔摩斯见了面。


Doctor往哪里走哪里肯定会出事的体质也发挥了作用,这一次是雪人事件。


女主在19世纪和Doctor他们反抗外星人拯救伦敦人民的期间,Doctor驾驶Tardis去了别的地方,结果回来时弄错了时间,导致女主一回来就看到了歇洛克的墓碑。


年老的华生告诉她,歇洛克在临终前见过她一面。于是Doctor把她带到了歇洛克临终的时间段。


她坐在床前凝视着白发苍苍的他,年轻白皙的手握住对方枯瘦的、有了老人斑的手,含泪微笑着,倾听着他的话。


眉眼弯弯,眼神却有些悲伤。


她在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
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断了气,她眼眶通红埋头哽咽。


最后Doctor把她送回了现代。


三天后她收拾行李,准备回国。


在去飞机场前她去了鲜花店买了一束花,然后走进墓园,把它们放到了写着Sherlock·Holmes的墓碑前。


Clara拿着刚刚被寄过来的信,信封上写着寄信人是S.Holmes,收信人是女主。


她急匆匆地追去了机场,叫住了就快过海关的女主,把信交给了对方。


女主拆开信,看了一会儿后忽然大步跑了出去。


她叫了出租车,让司机载着她去某条街,然后付了钱让对方不用找,冲进了咖啡馆。


身穿黑衬衫、黑色西装裤的男人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,鸦羽般的黑发梳得一丝不苟,灰蓝色的眼眸在镜片后淡漠平静,让人想到冰冷的湖水下寂静浮动的云层。


他低头安静地看着报纸,右手边的白瓷杯里咖啡还剩一些,茶匙静静地搭在杯底下的白色小碟子边。


她在原地怔愣半刻,去柜台要了一份提拉米苏,端着蛋糕走到了他的身边,在对方探究审视的目光中,按捺住胸腔里加快的心跳,扬起友善的微笑,有些小紧张地开口——

“你好,请问我可以坐在你的对面吗?”

男人注视着她,微微挑眉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于是她满脸喜悦地坐在了他的对面。刚一坐下,就听到了对方问了一个让她僵住的问题。

“我认识你吗?”

“......”

一片沉默。

睁大眼睛,与他的眼睛对视,那种锐利的眼神让她怀念又无措。知道对方还在等待她的答案,又或者对方隐隐猜到了答案,但是这并不重要。她无视掉在内心翻腾的沮丧情绪,硬着头皮回答:“不。”


True。细长的白色字体浮现在她的耳边,映在了他眼中。

但是遗留了某些东西。讶异悄悄地爬上眼底,灰蓝色的眼眸依旧淡漠透亮,唇角却已经翘起。

有趣。

更有趣的是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普通的陌生人有了在意的情绪。是的,普通的陌生人,她的表现让他清楚知道,她是属于那种街上一抓一大把的类型,或者会在某方面优秀一些,但依然无法脱离普通人的范畴。

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,就好像他们在哪里见过,然后共同经历一些事情,成为彼此重要的存在,顺其自然,理所当然。

他会搞清楚的。21世纪的Sherlock·Holmes想。


咦,他笑了?为什么?

她有些呆愣地盯着他,眨一下眼睛,再眨一下。

对方低沉悦耳的嗓音传到了她耳边——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Fiona,Fiona·Johnson。”


“好名字。Sherlock·Holmes。 是的,别惊讶,我跟那个著名的19世纪侦探名字相同,每次强调这个都很烦人。还有,nice to meet you。”

她莞尔,“Nice to meet you,too.”


多年后,她死于一场Zygon入侵地球事件。他一个人无聊的时候就对着她的画像说话。后来认识了John·Watson,减少了这种行为发生的频率。在一次调查会移动的雕像案件中,他和John一起被哭泣天使带到了过去。适应环境,破案如神,柯南道尔把他和John的故事写成了一系列小说,取名为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。


而时间线的另一端,Fiona刚刚开始梦见他。


THE END
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 )

© 领结很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