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结很酷

懒癌晚期,乌托邦式空想者,有时候吃邪教CP。
DW粉,最喜欢的男性角色是Master,最喜欢的女性角色是Clara,最喜欢的博士是小11。

[Doctor Who]Forward

内容简介:一个时间旅行者的故事。

Chapter 1

1.

 

Doctor和Master第一次见到Arsey是在很小的时候,那个时候他们还不到八岁。

 

那个时候,Doctor还不叫Doctor,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咱们不方便透露其真名,姑且称他为Theta Sigma。那个时候,Master也不叫Master,叫Koschei。他们还没成为彼此的死敌,仍然是感情深厚互相信任的挚友。

 

Koschei的父亲有一块领地,位于Perdition山。山坡上长满了深红色的野草,有半人高,当大风吹过的时候草会弯下腰,宛如翻滚着的红色波浪,整座山像是在燃烧,美得壮烈,美得触目惊心。Koschei最喜欢带着Theta在这个地方嬉戏。

 

灿烂的太阳高高悬挂在橙红色的天幕,明亮的橘黄色光线倾泻而下,银色的树叶照得闪闪发亮,折射出金色光有点晃眼,像是在燃烧。黄色,红色,橙色,银色,视界所见到的一切都被染上了琥珀般温暖的色彩。

 

他们在偌大的红草场中追逐着,从一端向另一端奔跑,所到之处草根都有些弯折,发出轻微的沙沙声,因奔跑而变得强烈的气流在耳边呼啸而过,轻风刮过他们柔软的皮肤,有点暖也有些凉。

 

“Wo-hoo——”

 

他们快速奔跑着,心脏在胸膛里剧烈跳动,额头分泌出汗水,头发与衣角翻飞,他们能清晰地听到虫鸣鸟语,闻着草木的芳香。他们发出爽朗兴奋的大笑,笑声间充满欢愉,宛如两匹脱缰的野马在草丛间疾速奔腾,一边跑一边朝着天空高声呐喊。

 

Koschei最先到达了另一端,他转过身看向不远处站在草场间的金发男孩,对方正弯着腰双手放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

 

Koschei气喘吁吁地对他喊道:“我赢了!”

 

“不算,你作弊了!从开始的时候你把我推倒了!”

 

“可我还是赢了。”Koschei拖长腔调得意洋洋地说。“你得承认这点,Theta,我是第一个抵达目的地的。”

 

“没错,可你作弊了,这不公平,我不接受这个结果。”Theta依旧喘着气,他直起身,脸上流露出不服气的神情,“我要求再比过!”

 

“等下次再说吧。”Koschei慢吞吞地走向Theta那边,大脑有点轻微的眩晕,他在Theta的目光下躺在了草地上。这次的游戏几乎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,全身疲惫无力,“我现在很累了。”

 

“好吧。”Theta无奈地说,重重地坐在他旁边,也躺了下来。“我也有点累了。”由于刚刚剧烈的运动让他的声音变得沙哑了起来,并且很细小。

 

他们静静地大字躺在红色的草丛间,看着辽阔的天空渐渐从橙红变成浅橙色,另一颗太阳从南方升起,当黑色的鸟从天空缓缓飞过的时候,两双不同的漂亮蓝眼睛一同随着它们移动。

 

“呼——”凉风吹动红草。

 

“Koschei。”

 

Theta首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

“嗯?”Koschei眼帘半垂懒洋洋地发出鼻音。

 

“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,永远地?”

 

“为什么问这个?”

 

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想到就问了。”

 

“......”

 

Theta仔细聆听,等待了许久,却没有得到回应。

 

“Koschei?”对于小伙伴的沉默,他有些不安。“你在听吗?”

 

“......没有什么是永远的,Theta。”Koschei的语气不带任何情绪,平平的没有任何起伏,“一切皆有尽头,就是这样。”

 

Theta皱起眉头,“我不喜欢结束。”

 

“是啊,但你不能阻止它的降临。这很悲伤,但符合自然的规律。”

 

“你说得好像你会很快离开我一样。”

 

“不会很快的,但总会有这种时候。你知道的,就像我父亲,就像其他时间领主,上学,工作,结婚,生孩子,那个时候我们不会再像现在这么自由和亲密了。”

 

“那个时候我们还是朋友吗?”

 

“也许是,也许不是。谁知道呢?”

 

然后Theta没有再说话了。这种压抑的安静不同寻常,让Koschei不太习惯的同时内心也有点小忐忑。他开始思考自己的话是不是过于现实冷漠而伤到了友人,他转头看向对方的侧脸,Theta的脸色冷硬紧绷着,嘴唇抿紧倔强地盯着天空,隐忍的情绪在那张肤色苍白的脸上挣扎,看上去有点脆弱。

 

Koschei不知所措地盯着那张脸,有点慌张。

 

“Theta......”他小心翼翼地开口,没等他说些什么安慰的措辞补救,就发现自己的右手腕被对方抓住了。

 

Koschei顿时停下了话语。

 

“这没关系的。”他听见Theta语气坚定地说,“如果我们以后不是朋友的话也没关系,我不会停止在乎你的,这点不会被改变。”

 

我不会停止在乎你。

 

Koschei愣住了。半晌,笑容渐渐爬上了他的面庞,“嗯。”

 

他反手握住对方温热的手,感到胸口被温暖一点点填满,“我也是。”

 

Theta微笑起来,把对方的手握得更紧了。

 

“天色不早了,咱们回家吧。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Koschei从地上坐起,拉着自己的小伙伴一起站起身,空着的手拍掉衣袍上的草屑,他看了Theta一眼,目光停留在对方的脚上,“你的鞋子呢?”

 

“我在跑的时候丢掉了,没来得及穿回去。”Theta挠挠头傻笑起来。

 

“......”Koschei无语了数秒,他眨眨眼,有些无奈地说:“我们一起找吧。”

 

“好的!”Theta的笑容灿烂。

 

“Theta。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“下次别再露出这种愚蠢的表情,这让你看起来特别滑稽。还有,我会先笑,然后你才可以跟着笑。”

 

“为什么?”

 

“因为当你笑我却不笑的时候,气氛就会变得很尴尬。”

 

“那你可以跟着我一起笑啊。你为什么不笑?”

 

“因为没什么好笑的。”

 

“你太严肃了。”

 

“你太愚蠢了。”

 

“我不蠢!”

 

“不,你是。”

 

“有人丢了鞋子吗?”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背后远远地传了过来,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他们对视了一眼,不约而同的转身看向声音的来源。

 

黄昏时刻,殷红色的夕阳正在西沉,山坡的轮廓成为一条清晰的波浪线分开天空与土地,分开明与暗。

 

一抹清瘦的人影伫立在高处,背对着光,长而微卷的橙红色发丝随风飘动。

 

少女脸庞被阴影掩藏,微微低头,安静地注视着他们。

 

“你是谁?”Koschei高声问。“这里是我父亲的领地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

“就是......走进来的。有人丢了鞋子吗?我在草丛里找到它们。”少女扬了扬手中的鞋子。

 

“那是我的!”Theta说。

 

“哦。那我把它们还给你吧。”

 

在他们的目光中,少女朝他们这个方向徐徐走来,手上提着一双靴子。脸部的轮廓随着她的走近慢慢变得清晰。

 

松松地绑成两条麻花辫的橙红色中长发,湛蓝色的杏眼,白皙的皮肤,淡色的嘴唇。

 

一个长相甜美精致的年轻姑娘,应该是那种热情活泼的性格,但是她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眼皮半合看上去精神不振,身上散发出一种沉郁的气质。她的模样大概有十一、二岁,个头比他们高,身子单薄,还穿着奇怪的服装——宽大的黑色外套衣摆只到腰部,袖子挽起露出光洁纤细的手臂;里面穿着简单的浅灰色衣服,黑色的裤子长度堪堪掩过膝盖。

 

她来到他们眼前,俯视着他们,把手上的鞋子递给金发男孩。

 

“谢谢!”Theta感激地接过鞋子,“你的鞋子呢?”

 

他们注意到她也是赤着脚的,脚上全是泥土和草屑。

 

“我弄丢了它们。我想找它们找回来,但是那地方太远了。我迷路了。”少女低头看着自己的脚,淡淡地说。

 

“你家在哪儿?我可以让父亲叫人送你回去。”Koschei问。

 

“我没有家。”

 

“你说的没有家是什么意思?”Koschei皱眉。

 

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它被烧毁了,很多人死了,我也回不去了。”她轻描淡写地说。

 

“可你看上去并不悲伤。”Theta困惑。

 

少女双手插兜,神色不变,额前的一绺发丝垂下来微微挡住了眼睛。“那是因为我曾用了很长时间来悲伤,而现在我还在尝试治愈自己。哦,对了,”她向Theta伸出右手,“我的名字是Arsey。”

 

Theta盯着那只手,在她平静的视线下犹豫地抓住了,“Theta Sigma。”对方的手过于冰凉让他有种手中握着冰块的感觉,“嗷,你的手好冷!”他哆嗦了一下,条件反射想缩回手,却被对方用力的抓住无法撤开。

 

在他想说些什么之前,对方抓住他的手只轻轻晃了两下就松开了。

 

她把目光投向他身旁的黑发男孩,无声询问。

 

“Koschei,house of Oakdown。”黑发男孩镇定地伸手,两只手握在一起草草地晃了两下然后分开,果然很冰冷,他决定以后要戴上手套。“Theta来自house of Lungbarrow。”

 

“哦。”面对男孩似是暗示似是警告的话语,她只是点点头,“很高兴认识你们。”

 

在他们惊愕的目光中,她的身体渐渐透明了起来。

 

“See you in the future。”

 

她匆忙地留下一句话,下一秒,凭空消失了。

 

2.

 

“Clara!Clara——”苍老的男性嗓音从一个蓝盒子里传出。

 

躺在谷仓里的一间小床上男孩停止哭泣,他坐起身。“有人吗?谁在那里?”他调转方向,双腿放在床外,似乎准备下床去查看,“Hello?”

 

没等他起身离开床,一个人突然凭空出现在他的床边。

 

男孩受到惊吓沉默了一阵,“......Arsey?”

 

“嗯?”拥有一头橙红色头发的姑娘发出懒洋洋的鼻音,扭头看他,取出嘴里的棒棒糖。“Hi。”挥挥手,算是打招呼。

 

“你是怎么出现在这儿的?”

 

“我不知道,我就是这么突然出现了。”她把棒棒糖放回嘴里,有些含糊地说:“这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事情。”

 

“你是鬼魂吗?”

 

“不。是什么让你这么认为?”

 

“你突然出现,然后突然消失,而且你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。”

 

“而你却长大了不少。你几岁了?”

 

“八岁了。”

 

“哦,所以我猜你接受了启蒙仪式?”

 

“是的。”

 

“感觉如何?”

 

“很疼。”

 

“然后呢?”

 

“我跑开了。我很害怕。”Theta的嗓音带着哭腔,“也许我当不了时间领主。”

 

“你很想当时间领主?”

 

“我不知道。可我不想加入军队。”

 

“所以对你来说只剩下去学院这个选择了对吗?了解。”她把一直托在手上的白色纸袋递到了他面前,“喏。”

 

Theta犹豫了一会儿,在她的示意下试探性地把手伸入纸袋里,拿出一个软软的小小的东西,“这是什么?”他略微转动手中的物体,借着月光仔细打量。

 

“Jelly baby,地球的糖果。”

 

“地球?”

 

“是的,一个比Gallifrey小很多的蓝色星球,距离Gallifrey有2.5亿光年,71%都是水,29%为陆地,上面居住的生物中占最大比例的种族叫人类,balabalabala,总之,这些你以后会学到的。”Arsey漫不经心地说,双腿轻轻摇晃,脚底不断触碰堆在地面上的乱七八糟的干枯稻草根。“尝尝看吧,味道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

他把软糖放在鼻子底下嗅了一下,闻到了甘甜的香气,然后放入嘴中咀嚼起来,“很甜。”

 

“你讨厌吃甜的?”

 

“不。”

 

“那就好。如果你讨厌吃甜的话,你会失去很多乐趣的。”

 

“我可以再来一块吗?”

 

“当然,你想要多少都行。不过我也没有多少了,你得留两块给我。”Arsey干脆把整个纸袋递给了他,然后咬碎嘴里的棒棒糖,发出“嘎吱嘎吱”的声音,把棍子从嘴里拿开,上面还留着一半的碎糖。

 

“那个也是来自地球的?”Theta盯着她手中的棒棒糖。

 

“是的,它叫lollipop,比较硬。我现在就这么一根,你想试试的话,我下次可以带一点给你,虽然我不知道咱们下次会不会再见。”说罢,她又把棒棒糖放回嘴里。

 

“谢谢。”

 

“不客气。”她转过头去,凝视着黑暗角落中的一抹蓝,“那是什么?”

 

“什么?”

 

“那个。”她扬起下巴示意他去看,“蓝色的大盒子。”

 

“我不知道,我以前没有见过它。”Theta充满疑惑和惊讶地说。“我来之前那个地方是空的,这个蓝盒子还不在那里。”

 

“有意思。我以前听过一个有关蓝盒子的传说,据说——”没等她说完,就消失在空气中。

 

“Arsey?”Theta不安地呼唤道,“Arsey?你还在吗?”

 

他放下纸袋,往床边挪去,两脚着地下了床,“Arsey?”

 

一只手从床底下伸出,抓住了他的脚腕。

 

3.

 

“——里面住着一个......疯男人。”Arsey眨眨眼,看着已然变化的场景,眼前空无一人。

 

又来了,每次都这样。

 

胸口难以抑制地升起了一股委屈寂寞的情绪,湛蓝色的眼眸有些湿润。眨眨眼强制把泪意给压下去,她叼着小棍子双手插兜,沉默地打量起四周。

 

现在是夜晚,她身处在雪地当中,天空飘起了小雪,寒风萧瑟,空气寒冷,周围都是粗壮的光秃秃的大树,有块木头斜躺在雪地上,旁边还有杂七杂八的树枝。

 

寂静而冰冷的世界。

 

她闭上眼深深地嗅了一下,“中生代?“

 

这太远了。恐龙大肆宣扬自己存在感的时代,幸好这里不是地球。

 

但也有可能还不如在地球上待着好呢,宇宙里比恐龙的危险度还高的生物多得数不过来,不过这里是哪个星球来着?

 

她赤脚踩踏在积雪上,留下一个个脚印,“还是找个洞口将就地待一晚吧,如果我足够幸运的话。”

 

没走几步,有什么东西从雪里窜出,锁住了她的右脚腕,冰冷坚硬。

 

她低下头,发现那是一只类似手的物体,她试图把脚拔出来,但是没成功。顺着手的方向看去,当看到了积雪下隐藏的东西后,她睁大了眼睛,沉默了半晌。

 

“Bloody hell。”

 

所有背上长着一对巨大翅膀的雕塑保持着抬头的动作,张大嘴狰狞地冲她笑。

 

“别这副表情,你们的名字是哭泣天使,不是大笑天使。”她面无表情地说。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3 )

© 领结很酷 | Powered by LOFTER